紫花地丁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温经散寒名方阳和汤,竟然能治疗慢性湿疹 [复制链接]

1#
山东治疗白癜风的医院 http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714949403174254743&wfr=spider&for=pc

慢性湿疹是一种临床上常见的难治性皮肤病,表现为患部皮肤增厚、浸润、色素沉着、表面粗糙,个别有不同程度的苔藓样变。自觉症状有明显的瘙痒,一般认为与变态反应有密切关系,其病情反复,时起时伏,缠绵难愈,是一种病因复杂、诊断分型多样、治疗棘手的疾病。李志道教授出生中医世家,行医40余载,善于治疗各种疑难杂症。在治疗慢性湿疹方面有独特的见解,教授认为慢性湿疹的辨证应着眼于阴阳,并认为慢性湿疹久病后多为阴证,治疗应温阳散寒化湿,并以阳和汤为主治疗慢性湿疹,为不少患者解除了多年的顽疾,笔者有幸能随诊,故将所得体会报道如下,以飨同道。

对慢性湿疹病机的认识

慢性湿疹属祖国医学之“湿疮”、“风”、“疮”等范畴。祖国医学认为慢性湿疹与血虚风燥、脾肾阳虚、痰湿凝滞、血瘀阻络有关。李教授认为慢性湿疹到后期,临床症状往往表现纷繁芜杂,若单纯从一脏或者气血进行辨证,往往不足以囊括整个疾病的特点,而阴阳辨证则可以做到执简驭繁。对于慢性湿疹的辨证,李志道教授谨察病机,认为慢性湿疹久病后多为阴证。并强调这与传统的血虚风燥、脾肾阳虚、瘀血阻络、痰湿凝滞等辨证分型并不冲突,而是对于以上辨证分型的一个总括。这些证型均可以出现在疾病的整个过程当中,可单一地出现,也可兼而有之。

慢性湿疹阴阳的辨识

对于慢性湿疹的辨证,李志道教授强调四诊合参,但是又不完全拘泥于此。其辨证过程中他强调应注意以下几个要点1)患者病程长,病情反复,迁延难愈。一般病程在以2~3年以上,方可称之为“久病”。(2)注意患处肤色患者的临床主要表现为皮肤肥厚粗糙,触之较硬,色黯,皮纹显著或呈苔藓样变。(3)舌、脉患者的舌体可胖大,舌色淡黯;也可出现瘦小舌苔,少苔;脉多细、沉。但临证中发现患者的舌苔脉象可与病程、临床表现不符。但可舍苔、脉从症,不拘泥于此。

处方用药特点

在慢性湿疹的治疗中,李志道教授比较推崇火神派“阳主阴从”的学术思想。清代医家郑钦安在《医理真传》中认为“阳长一分,阴随之长一分,阳衰一分,阴亦随之衰一分”,“阳气充足,则阴气全消,百病不作;阳气散漫,则阴邪立起”。《素问至真要大论》云:“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,以平为期。”在此理论基础之上,李志道教授结合多年的临床经验,认为阳气不足是导致慢性湿疹久治不愈的关键原因,因此治疗应注重调理阳气,并采用阳和汤化裁温阳散寒化湿。该方的配伍特点是补血药与温阳药合用,辛散药与滋阴药相伍,既可以宣化寒凝而通经络,又可补养精血而扶阳。诸药合用有则如离照当空,阴霾自散。

验案举隅

案一患者李某,女,56岁,初诊:自诉于10年前患湿疹,当时服用中药以及激素治疗后,症状好转。但此后反复发作,缠绵难愈。查体:湿疹主要分布于双上肢,以手部尤重,双下肢散在。现手背部皮色黯,皮肤增厚变硬,表面粗糙,血痂、及色素沉着明显,鳞屑密布,并伴有甲沟炎;手指缝间有糜烂、渗液。此外患者自诉大便溏薄,喜暖恶寒;舌体偏胖,舌质淡黯,边有瘀斑,舌苔薄,脉沉。查看患者既往的方药,多含黄连、黄柏、泽泻、木通等清热解毒除湿之寒凉药。故四诊合参,辨证属阴证。拟阳和汤方加减:熟地30g,鹿角胶12g,肉桂6g,姜炭6g,白芥子5g,麻黄5g,黄芪60g,防风10g。二诊:患者自诉瘙痒减轻,手掌部糜烂、渗液减轻。效不更方,继投原方7剂。此后患者共服用汤药35剂而痊愈,随访1年未复发。按:慢性湿疹阳气受损的原因大致可由以下三个因素导致:①湿为阴邪,易伤阳气。②先天禀赋不足,加之妄投寒凉伤及阳气,久而伤阳。③病程漫长,正邪相争,阳气耗散。因此“久病为阴”并不单指病程,还应考虑病邪的性质,以及治疗是否伤及阳气而出现阴证的表现。患者慢性湿疹急性发作,疹色红,此为标;患病10余年,病程长,病情反复;长期以来服用寒凉药物,湿邪长期为患,受上述因素的影响,出现了阳气不足,此为本;虽舌苔淡黄,但舌质黯淡,有瘀斑;脉虽数但按之细。喜暖畏寒、大便溏薄亦阳虚之兆。以上症状都提示了患者属于阴证,应以温阳散寒以治其本。案二患者王某,男,30岁,初诊:“双下肢反复瘙痒4年,加重2天”就诊。患者诉4年前双下肢患湿疹,曾尝试多种治疗,时好时坏,缠绵难愈。两天前因食海鲜后湿疹复发,现局部瘙痒剧烈。查体:双下肢踝部以上皮肤红,疹色鲜明,部分皮肤色素沉着明显,粗糙、角质化明显,有少量的渗出物。患者二便正常,饮食如常,舌淡红苔黄,脉细数。患者属壮年,病程4年,正气虽受损但尚可御邪,证属虚实夹杂,寒热并存。处方:熟地30g,鹿角胶12g,肉桂6g,姜炭6g,白芥子5g,麻黄5g,黄芪60g,防风10g,金银花20,连翘15g,地丁10g,蒲公英10g。二诊:患者自诉瘙痒减轻,下肢湿疹已消失。在原方的基础之上,减去金银花、连翘、紫花地丁、蒲公英,投以7剂。此后患者共服用汤药20剂而痊愈,随访2年未复发。按:李教授强调虽然慢性湿疹多为阴证,但是临床也有夹杂阳证表现的情况,如疹色鲜红、皮肤潮红、舌红苔黄。患者属壮年,病程4年,正气虽受损但尚可御邪,证属虚实夹杂,寒热并存。此时可效仿《伤寒论》中小青龙加石膏汤,寒热并用、标本兼顾。故以阳和汤加黄芪、防风温阳养血治本,并加入清热解毒的金银花、连翘、地丁、蒲公英治标,处方寒热并用,标本兼顾。

主讲人介绍

刘景源:主任医师,研究员,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年考入北京中医学院中医系,毕业后留校参加工作,期间借调到中医中医研究院西苑西苑工作。从事中医教学、科研四十余年,曾任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中医药交流与合作中心主任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师资格认证中心首席专家。现任国家中药管理局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项目指导老师。是全国第五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。

往期精华文章导读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立即购买推荐课程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